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,可能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! 请使用这些浏览器。

如果您使用360浏览器,请切换为极速模式。 如何切换?

首页/ 法律教育

50万借款的悲情偿还

2015年10月14日  来源:民主与法制网
老年同学聚会稚嫩的情分:
50万信用卡借你还债    2011年2月7日晚8点多,安徽省宿州市国际大酒店正在举办宿州市第一中学85届的同学聚会,大家相互碰杯,只有张寿桐一言不发,独自一人一杯接一杯地喝着闷酒……
    时年45岁的张寿桐,头脑灵活,大学毕业后就直接创业,开了一家洗衣店和一家农资产品公司,生意一直经营得不错,妻子贤惠女儿乖巧。人生如此得意的他今天这是怎么了?坐在张寿桐身边的女同学谭维雪有些心疼他,一把夺回他的酒杯,劝他慢点喝。大家一看,都跟着起哄:“老张,你有什么心思就说出来,你看把谭维雪都急成什么样了!”
    张寿桐举杯一饮而尽,这才开始诉苦。
    原来,这两年由于竞争激烈,生意越来越不好做,而妻子一直是全职太太,没有收入,女儿又在读高三,成绩很好,是留学的苗子。前一段时间,他因为连续几笔投资失败,欠下连本带息50多万债务,他没敢告诉妻子女儿,因为害怕债主上门讨债,他连家都不敢回了……
    提到借钱,刚才还一片喧哗的同学们一下子都沉默了。半晌,一旁的谭维雪发话了:“不就是50万么,我借你!”
    谭维雪比张寿桐小一岁,大学毕业后在宿州的一家银行拓展部上班。两人从初中到高中一直都是同学,谭维雪喜欢张寿桐是同学间公开的秘密。谭维雪也向张寿桐表白过,但张寿桐没有接受,一直把谭维雪当哥们儿。
    大学毕业后,张寿桐就和相恋两年的女友柳娟娟结婚了。后来,谭维雪也在工作中结识了现在的丈夫李开洋,李开洋在合肥的一个证券公司(海通证券合肥分公司)工作。两人结婚后,很快有了儿子李聪。精打细算让两个工薪族有了房子,还有了三十多万的存款。
    婚后同学们也组织了几次聚会,每次聚会,两人一般情况都是坐在一起,大家明知道他们俩各自都有家庭,还是不放过调侃他们的机会,两人也习惯了成为大家的话题。
    这次,张寿桐有难,谭维雪冲动地放了话,然后从包里摸出一张银行信用卡,递给张寿桐:“这里面是50万元的额度,你套现还钱,然后按期把我的信用卡还上就行!”
    大家纷纷夸赞谭维雪有“爱的担当”,还夸张寿桐有“福气”,有这么一个仗义的女同学出手相助,纷纷问他:你该怎么报答谭维雪呢?张寿桐支支吾吾半天没说话,谭维雪接过话头说:“你要还不上也没关系,到时你离婚娶我就行了!”谭维雪此话一出,大家哄的一声,全部笑了起来,并齐刷刷地瞄向张寿桐。
    张寿桐起身,倒满自己的酒杯,一手接过信用卡,一口喝干,然后轻轻搂住谭维雪的肩膀,对大家表态:“好,请大家做个见证,我若还不上钱,就照谭维雪的意思办,我离婚娶她!”顿时,全场雷鸣般的掌声响起……尽管是一句玩笑话,但谭维雪还是羞红了脸庞。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张寿桐马上找了几家可以套现的杂牌公司,迅速套现还了债。50万巨债还完,他终于可以不用窝在小旅馆里躲债了。他单独约出谭维雪,将卡还给她,然后补了一张50万的欠条给她,承诺一个月之后还清。因为张寿桐已经打算将干洗店转让兑现,正在洽谈中。

“钱债情来偿”戏言成真:
围城进出心不甘
    转眼间,到了3月中旬,谭维雪收到了信用卡催款信息,谭维雪连忙联系张寿桐,让他尽快还钱,哪知,张寿桐的店面一时没有转让出去,他提出先找机构套现养卡,但50万养卡的手续费就近两万,他难以承受,一时找不到解决的办法。
    张寿桐迟迟还不上钱,谭维雪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为了暂时先堵上这个漏洞,不让丈夫发现,她只好把家里的理财、存款全部取出,还向同事们借了近14万元钱,总算把信用卡50万透支款和利息悉数还上。
    这边刚还完钱,那边在合肥上班的老公李开洋就打来电话:“你取这么多钱干什么?” 原来,有几张卡是李开洋的手机号登记的,她取钱时,李开洋就会收到信息。谭维雪支支吾吾不敢回答,只好说取了钱,是为了买银行的新产品高额理财,一个月后就赎回……
    过了一个多月,张寿桐才凑了两万多块钱还给谭维雪。这时,李开洋又想投资炒股,几次让妻子把钱拿回来,谭维雪总是想方设法推脱。李开洋觉得不对劲儿,便追问存款的去向,眼看已经瞒不住了,谭维雪只好如实告知,钱借给老同学张寿桐应急了,她还拿出了借条。但李开洋看着欠条上写着50万,发火了:“你们到底什么关系?怎么一下子借这么多钱给他?”谭维雪有苦难言,她只好说自己一时糊涂借了钱,并再三替张寿桐保证:他一定会还钱!
    事后,李开洋回到宿州,打听到妻子借钱的这个同学张寿桐是妻子一直暗恋的初中同学!难怪妻子如此慷慨!虽然张寿桐和妻子并没有真正谈过恋爱,但李开洋仍气愤难当。为防止妻子出轨,李开洋几次三番地警告谭维雪:必须要在一个月内让张寿桐把50万全部还上,否则两人离婚!
    一向在丈夫面前还表现得比较强势的谭维雪,这下子被捏住了软肋,怎么解释都没用,她只有不断地给张寿桐打电话催款。
    直到2012年年底,张寿桐跟挤牙膏似的零星还了不到10万块钱。这一年多,谭维雪和老公李开洋因为此事多次争吵,并且,李开洋开始怀疑妻子和张寿桐的关系不正常,夫妻感情岌岌可危!  
    李开洋动不动就提出离婚,说谭维雪有错在先,离了也别想拿走什么包括儿子,一句话——净身出户。2012年12月24日晚,两人再次争吵,心高气傲的谭维雪说:“受够了!离就离,谁怕谁。”
    12月31日上午,两人真的去民政局办了离婚手续,财产和儿子全部归李开洋,鉴于谭维雪私自挪用了家里存款,谭维雪用信用卡套现了20万给丈夫,作为补偿。 
    离婚的当天晚上,谭维雪一边哭一边给张寿桐打电话:“我离了,我为了替你还债,什么都没了,现在无家可归了!你必须兑现你的承诺,离婚娶我!否则我和你们全家同归于尽!”
    听了这个消息,张寿桐顿感晴天霹雳。因为,除了那50万的债务,他和谭维雪确实没有一点儿出格的关系。最多是精神上有一点儿暧昧,也大多是为了应和老同学间的调笑和瞎起哄。可现在,谭维雪竟然真的离婚了!自己可是在同学面前下过保证,现在怎么办?如果不兑现,自己还算个男人么?
    难道真的要离婚去和谭维雪再组家庭?张寿桐不敢想下去,况且妻子柳娟娟一直以来和他感情不错,妻子对家人和女儿都无可挑剔,怎么办?
    2013年1月1日夜10点,张寿桐跪在妻子柳娟娟的床前,痛苦地坦白了事情始末。
    听完丈夫的叙说,柳娟娟又气又恨,她使劲儿地捶打着丈夫,说什么也不同意离婚,欠债还钱,凭什么要娶了债主。但是,事实摆在眼前,如果能还上钱,张寿桐早就还了。他怕谭维雪会想不开,报复妻子和女儿……  
    最终,柳娟娟哭着答应了丈夫的请求,答应离婚,也不告诉父母和女儿。
    2013年2月7日,农历腊月二十七,柳娟娟和张寿桐办理了离婚手续,除了债务,张寿桐什么也没要。走出民政局,两个人在一家酒店里吃了顿特殊的分手饭,其间柳娟娟一直泪流不止,张寿桐也红着眼睛承诺:“娟娟,我心里只有你,你放心,我只要把钱还了,就和她离婚,回来和你复婚!”
    接下来,张寿桐真的和谭维雪领取了结婚证。两个人都是净身出户,连个婚房都没有,只好租了间房子共同生活。
    但是,烦恼并没有就此结束。谭维雪逼着张寿桐还钱,同时,面对信用卡最后20万的欠款,两人左卡套右卡还钱,烦恼剧增,矛盾不断。
    昔日谭维雪对张寿桐的好也全部用完了,动不动就数落张寿桐,并端出一副债主的姿态,居高临下,这让张寿桐根本接受不了。心情极度郁闷时,他经常回到前妻家中诉苦。柳娟娟纵然有再多的同情也没办法,她最多能做的就是:“我答应等你,你早日了断早回家吧。”

悲剧循环血色终结:
你以为谁想“钱债情偿”
    有了前妻的谅解,又有前妻复婚的承诺,张寿桐的心更加不在新婚的家里。
    而没有感情基础的两个人吵架动手已成习惯。一次争吵中,谭维雪趾高气扬地教训道:“我家老李不像你这样窝囊没用!”张寿桐说:“我没用,但是是你逼我娶你的!你以为我喜欢你,你连柳娟娟的一半都赶不上!”两人都在气头上,控制不住自己,矛盾愈演愈烈。
张寿桐一天也不想再和谭维雪生活下去,他知道,只有把钱快快还上才是他唯一出路。
    吵了大半年,张寿桐终于忍不住地向谭维雪提出:“我们还是先离婚吧,对我们俩都好,钱我一定会慢慢的还给你!”谭维雪却不同意。她说,自己为了张寿桐抛家弃子,这种损失已经不是钱能弥补的了!现在张寿桐就算还了钱,她也回不去那个家,丈夫李开洋也已经有了新的对象,马上就要结婚了。她自己不想鸡飞蛋打,决不答应离婚!
    2013年12月底,无计可施的张寿桐在喝酒解闷中突然想到,何不找两个社会人员来,假装“绑架”谭维雪的儿子,要谭维雪拿钱出来,谭维雪的前夫李开洋也会拿钱出来,只要50万到手,就可解决他现在还谭维雪钱的困境,到时候谭维雪就算不答应离婚,他也可以理直气壮地起诉离婚,回到前妻柳娟娟身边!
    打定主意后,他就在网上寻找帮手,很快就找到两个刚满20岁的湖南吉首籍的青年男子傅凯和沈翔,两人答应给3万就帮忙动手,保证不伤害到孩子又能达到目的。
    2014年1月14日傍晚,傅凯和沈翔跟踪找到谭维雪15岁的儿子,他们在小区门外把放学后正在看人家下棋的孩子拽到了车上,将孩子蒙上眼睛后捆住,带到郊外一幢办公楼底层B2层的地下车库里。然后他们向谭维雪发出见面信息,并告知她不能告诉任何人,更不能报警,否则就要她儿子的命。
    不知底细的谭维雪,听从绑匪意见,没报警,只身前往郊外。到达目的地后,绑匪要求见到50万元现金才能放了她儿子,谭维雪哭诉自己手头没钱。
    让谭维雪没想到的是,绑匪傅凯竟说,可以打个50万元的欠条给他也行,同样可以放人。哪儿有绑匪绑架人还可以留欠条的?到这时,谭维雪突然想到,这一出绑架戏一定是张寿桐所指使。她一把将这两个奇葩绑匪推开,独自来到房子外给现任丈夫张寿桐打电话,要求其立即现身,否则她要报警:“你别再玩这一出了,也亏你想得出!”
    知道事情已彻底露馅儿的张寿桐只得给傅凯打电话,让他们马上放人。并随后向谭维雪表示,这事就是他干的,请谭维雪放他一马,并向谭维雪恳求,不要报警,谭维雪这才没有报警。
    2014年4月9日晚,老同学卢梅萍和黄刚财听说了这件事,他们向谭维雪和张寿桐表示歉意,说当时不是他们推波助澜,今天这事不会发展到这份儿上。然后大家劝说同学一场,好聚好散,在大家的协调下,两人达成一致:谭维雪接受张寿桐在两个月内还她35万元钱就离婚。
    5月18日晚上8点多,眼看一个多月又过去,距离谭维雪规定还钱的时间已快到了,但张寿桐只凑了不到20万,两人再度大吵起来。谭维雪指着张寿桐鼻子说:“我到今天这个地步全部是因为你,你现在就把欠款给我全还上了,我也不会跟你离婚,你毁了我的幸福家庭,这笔情债你永远也还不完!我还要告你绑架……”
    听到这话,张寿桐彻底绝望了,连日来的筹款已经让他心力交瘁。他一拳将谭维雪打倒在地,接着气吼吼地冲进厨房,在厨房间灶台下方的壁柜里,找到一团红色电线,把电线直接套在了谭维雪脖子上,两手死命地往里面勒紧,谭维雪拼命挣扎,屏住最后一口气喊张寿桐停下,她还想活,钱她不要了。张寿桐说:“没用了,让你活过来,我就罪太多了,又是绑架又是故意杀人的,我也没活路了……”说完再继续用力,谭维雪被活活勒死。他把谭维雪拖到房间,放在地板上,点上了一根烟……他才意识到自己杀了人!
    他不想坐牢!惊恐中到了深夜11点多,张寿桐载着谭维雪骑摩托车开出30公里外,来到宿州市埇桥区顺河乡万桥村的一块麦地里,悄悄地将谭维雪遗体抛下,连夜回到宿州市区。
    第二天早晨,附近晨练的居民发现了谭维雪的尸体,立即报警。经法医鉴定,谭维雪系机械性窒息死亡。2015年5月21日,潜逃至合肥东郊的张寿桐被合肥警方抓获归案。
    2015年7月8日,宿州市中院开庭审理此案,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张寿桐死刑,缓期两年执行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日前,张寿桐的前妻、父母还积极为他奔走上诉中。
    这是本不该发生的血案!本是单纯的钱债,却因此引发情债,最后竟然上升到血债,这一切,谁之过?
    (文中除犯罪嫌疑人外均为化名)

(责编: 王媛)

网站首页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