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,可能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! 请使用这些浏览器。

如果您使用360浏览器,请切换为极速模式。 如何切换?

首页/ 原创天地

曹文乾:三妈的荷包蛋

曹文乾

2008年12月05日  来源:本网
  三十年前,父母带着我们五个孩子,在那不堪回首的岁月里,过着紧巴巴的日子。大概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,有一次过年,父亲手里拎着从生产队分来的一斤半猪肉和3斤菜油,满脸的欢喜。他孩子般的一边大声嚷嚷:“过年有肉吃!”一边手舞足蹈。我依稀记得那次年饭桌上,母亲摆上了12个菜,那可是一年中最丰盛、最可口的饭哩!。
  接下来,次日大年初一,我和堂兄姐弟们去拜年。当时,三妈居住在较偏僻的万家畈村,因为路途遥远,我们十多人中,便派大哥作为代表去给三爹三妈拜年。大哥拜完年回来告诉我们,三妈特高兴,还为他煮了一个荷包蛋。我们听说后,个个后悔,心想当初该跟大哥一同去的。于是乎,我们浩浩荡荡蜂拥而至,直奔那山旮旯的三妈家。到了三妈家,我就担心得很,三妈有没有这么多鸡蛋啊!我眼珠子骨碌碌地盯着三妈的厨房,可就是不见三妈灶里冒出烟来。看来荷包蛋是没指望了。临走时,哥哥姐姐们一个劲地往我小小的衣兜里揣“豌豆”(蚕豆)、“苕皮子”(红薯片)。我心想,今日(儿)个哥姐们咋对我这么宠?!可我的脚刚迈出三妈的家门,哥姐们便把我的衣兜抢了个精光……
  改革开放以后,我国城乡人民生活水平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今年“十一”当我再次来到三妈家时,三妈家大变样了,一栋漂亮的小别墅呈现眼前。他们现在家家户户居住厅室化、环境优越化、生活机关化、种地机械化。村民的幸福指数不断提升,乡亲们过着殷实的日子。当我和三妈聊起当年的荷包蛋时,三妈说,别说荷包蛋,即使杀猪宰羊也难不到她了。
  岁月沧桑,三十余年转眼即逝,如今,我虽不必为吃荷包蛋白跑几十里路,但我总时时忆起三妈的荷包蛋。
 
湖北宜昌夷陵区龙泉镇龙镇中心小学)

(责编: 郭晓梅)

网站首页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